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散兵 的博客

帝言汝仙才,努力勿自轻

 
 
 

日志

 
 

镇海方家和安康钱庄  

2011-02-01 10:29: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年前,网络上曾经出现过一个牛帖,始作俑者是今日拜金女的前辈:一个生活在上海的金领女。她不知出于何种心理,在网络发帖炫富,当时也就是千万身价,自爆有房有车还有狗,且有图为证,此帖一出,网上一片哗然,引来跟帖无数,在众多的跟帖当中,有个叫北纬37度的神秘男,问了炫富女几个问题,如家中是否有驯马师,戴的是什么表以及姓氏等,不可一世的炫富女就此被一举击溃。其中姓氏问题和手表问题相关联,即若炫富女戴的是瑞士产的几个顶尖名表,则可以查到她的姓氏,以确定她是否骗人,另外一个玄机是,真正的上海有钱人家族屈指可数,神秘男即其中之一,所以从姓氏中基本可以确定你是否为顶尖有钱人。这个问题泄露了一个天机,即上海存在着神秘的贵族阶层。

今日的贵族阶层很神秘,我等普通老百姓不知其详,过去的有钱人却可以从故纸堆中查到,这就像历史,我们对身处其中的当代史感觉如雾里看花,而对稍微久远些的事情则能如数家珍,譬如民国的有钱人家族:镇海方家。笔者觉得镇海方家的后人可能就像前面说到的神秘贵族阶层,当时他们是民国上海九大钱庄资本家家族之首,曾被公认为执上海商业之牛耳者。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发”,说的是一种有钱人的发家致富法,这个横财有多种可能,对于晚清到民国那段时间来说,笔者发现有这么几种:1、沙船号;2、土行;3、洋人买办。做上述三种生意来钱很快,但都不是正经。沙船业风险极大,江海风浪及海盗均可能让你血本无归,且有生命之虞,因此做沙船业起家者均为冒险家,其资本往往带有血腥气;鸦片生意则是为了暴利毒害国人身体健康,是不择手段敛财的黑道生意,为国人所不齿,因为传统的价值观还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做买办则有帮洋人赚国人钱之嫌,名声不佳。但是做上述生意成功者不乏其人,其中有些人发了财,马上就去开钱庄,比如同为九大钱庄资本家之一的镇海李家就是从沙船号起家的,本文说的镇海方家则和做洋商生意有关。当然正经生意人也有因运气好而发财的,比如低价囤积白呢几至破产的商家,突遇国丧白呢大涨而一夜暴富,虽说是运气好,但也难脱囤积居奇之责。

镇海方家的第一代创业人方亨黉字介堂则无此好运,方介堂从嘉庆年间即开始经营商业,从开杂货店起家,兢兢业业六、七年,继而做粮食生意,在粮食生意上赚到了家族的第一桶金,最后到上海开了义和糖行,做食糖生意。当时也就是19世纪初期,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夕,上海尚未开埠,离远东第一大都市尚有十万八千里之遥,镇海人方介堂以他超前的眼光,带领他的家族成员从镇海杀到上海,完成了他个人的历史使命。这个家族的第一桶金,凝聚了第一代创业人整整一生的努力,而且还不够,第二代创业人方润斋并不能在伯父草创的事业上坐享其成,而是必须继续工作,努力吸金,他和四弟方梦香开设了萃和糖行和振承裕丝号,并且在1830年左右,开设了位于上海南市的履和钱庄,这是方家开钱庄之始,虽然还兼营着土布和杂货,但是,这个小小的钱庄为方家打开了另一个天地,进入这个天地,镇海方家突然发现,这里的世界很精彩,因而有此地乐不思蜀之感。这个履和钱庄因为是开在南市所以称为南履和,1870年改名为安康钱庄,1947年因其与重庆安康银行同名,国民政府勒令其改名为安康余,1950年以120岁的高龄停业,据笔者所知安康钱庄存活时间之长在整个钱庄史上是空前绝后的。安康钱庄横跨一个多世纪,历尽风雨巍然不动,如其嘉名安全健康,实为史上最牛钱庄。

方介堂自己的子嗣未能继承他的事业,但是他有个族弟方建才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方建才本身亦未见经营之才,但他娶有七房太太,他对家族的贡献就是输送出色的后备人才:方润斋,这个方介堂犹子辈中的杰出人才,就是方建才二房之子;方梦香,这个和方润斋共同来上海打拼的兄弟,则是方建才四房之子。方润斋和方梦香在上海南市开了履和钱庄之后,生命也走到了终点,接替他们打点方家商业大厦的是七弟方性斋,方建才七房所出,后来成为上海滩上赫赫有名的方七老板。这是个有趣的现象,方介堂忙于事业,对子嗣则未能尽严父之责,而方建才则正好相反,最终方家的主要经营领袖,全出自方建才的后裔,这也算是一种特长互补啊。

方性斋在经营钱庄的同时,利用会英语的优势,创立了方振记号,专营对外贸易,后来改为方镇记,这是中国早期华洋贸易的开端。

中国早期钱庄资本家的第一桶金不管是否来自于黑道,自从开了钱庄之后,一般都不会涉足原来行业,一方面钱庄的最大资本是信誉,从事沙船、土行的行为会给钱庄带来信任危机;另一方面行业公会也会对同业进行监管,当时就有规劝同业稳健经营的公告;再则,钱庄是百业之首,钱庄可以通过放贷业务,间接进入大部分行业。因此,开钱庄之前可以勇猛精进,想方设法进入暴富阶层,开钱庄之后则必须做减法,把过去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尽量抹去,多做慈善事业,把黑钱洗白。而对于和洋人做生意则不在此例,方家在上海的巨大成功,和此事关系甚大。

方镇记号到湖州收买土丝,到嵊县收买绿茶,将丝茶卖给洋行,再从洋行买进花色洋布,用自家的夹板货船运到汉口高价卖出,窠金盈满之后,方性斋没有固步自封,而是继续扩大经营,他不仅在上海广开钱庄,镇海方家在这一时期开设的钱庄有安裕、同裕、寿康、尔康、元康、义余(后改组为彙康)等,而且开到了汉口、杭州和宁波,他在汉口开设的同康钱庄信誉上好。除此之外,方性斋还在上海购买了许多地产,如北市兴仁里,南市敦仁里等。方性斋走的是资本积累三部曲:经营贸易、开钱庄、购置地产。这三者之间,以钱庄为最重要,因为有了钱庄,他可以动用众多存放款,打造自己家族的商业大厦,钱庄是实现这一切的基础。

方性斋擅长的是进出口贸易,这是他作为民商在当时五口通商环境下的最佳商机。所开钱庄则交给钱庄经理打点了,方家的钱庄经营方针略同于晋商银号,均是全权托付给掌柜或经理,作为东家,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高手,这个可以把身家性命相托的职业经理人。方家找的是屠云峰、谢纶辉、陈笙郊等,均是当时钱庄业的领袖人物。

方性斋在上海创业成功,辅佐他的是方润斋的儿子方黼臣,方黼臣是方家第三代的领袖人物。方润斋、方梦香、方性斋和方黼臣在上海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方家被誉为执上海商业之牛耳者,此数人之力也,方家同时被誉为上海钱庄之巨擘,也是此数人之力,而其中尤以方性斋作为最大。

方家在上海的事业接班人从没有跳出方建才一枝,所谓创业难守成更难,而接手守成任务的是方家第四代接班人方季扬:方黼臣的小儿子。辅佐他的有方家的第五代杰出人才方作舟、方哲民等,方作舟是赓裕的董事长,方哲民担任安康的董事长,方季扬则是安裕的董事长,方季扬同时还是赓裕和安康的第一董事。从方家的选人用人之道来看,方家完全跳出了中国传统的老大继承家族事业的传统,孔子提倡的长幼有序,在方家看来不值一提,他们尊崇的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生存法则,而且,一以贯之,从未含糊,这实在是商场残酷竞争机制下的必然选择。而方家富逾五代打破了中国俗称“富不过三代”的魔咒,是否和他们的用人之道直接相关呢?

1911年以前,镇海方家在上海共开设钱庄24家,方而且成功躲过了1897年的票贴风潮,但是没有躲过1910年的橡皮股票风波,经过1910年的橡皮股票风波和1911年的辛亥革命,方家在上海的钱庄只剩下5家,此事凶险甚于创业之艰难。

1911年之前,方家的钱庄经营风格是激进型的,他们拥有家族的夹板船,做着自家的沙船生意,效益和风险并存,他们的大生意对象主要是外国洋行,而且也帮助有土行老板背景的钱庄渡过难关,方家就好像一个杂技高手,在风险和收益之间寻求平衡,而以利益最大化为追求目标,在传统商业方面他们还有银楼、绸缎、棉布、药材、南货、典当、地产等等,商业和钱庄并存,钱庄的资金来自商业利润,商业运营亦赖钱庄支撑,两者相辅相成,当时盛宣怀官办实业时提出的同时开银行的思路亦可能滥觞于此。1908年某外国人在上海创办橡皮股票公司,并大登广告,广为宣传,一时购者众多,股票价格飞涨,方兴未艾之时,方家和众多钱庄一样,也很难控制自己的贪婪,投巨资以求一逞。直到1910年7月,橡皮股票公司人去楼空,巨资股票瞬间成为废纸,钱庄歇业倒闭者不计其数,方家也无法躲过此劫。方家在此危急关头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保住钱庄声誉,有两件事可以证实方家付出的努力,一是他们出售地产,二是虽然他们的钱庄倒闭了,但是储户并不急于去他们的钱庄提现,这是指他们开在武汉的同康钱庄。这样的信誉在今天看来也是不可思议的,而当时则并不少见,这也是钱庄一直以信用放贷为经营手段的社会基础。嘉兴吴藕汀在所著《药窗诗话》中曾说到民国茶馆一节,比较有趣,说是茶客喝茶都是自己在茶馆的记帐薄上记帐,隔一段时间看看帐单太长了,就自己划帐结清,然后重新来过。笔者问了父亲,据父亲所说,上海茶馆当时也是如此,这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事了。方家保住了上海的5家钱庄,其中就有安康、安裕和赓裕。今天的“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之说实际是有惨痛教训在前的,投资股票的输赢比例历来悬殊,赢者聊聊,而依然众人熙熙,这其实是不智之举。

如果说能躲过票贴风潮是方家的侥幸的话,那么陷败于股票则成为了必然,方家在经历了这番惨痛失败之后,钱庄业大为收缩,身为钱庄业的中坚,虽然也为抗日战争提供军资,也曾大力创办民族化工工业,但从不做出头椽子,在辛亥革命到抗战胜利的数十年时间中,安然渡过了“信交”风潮、标金投机、房地产泡沫以及齐卢战争等等危机,笔者推测这可能是橡皮股票风波带来的坏事变好事。

钱币界历来有“劣币驱逐良币”之说,而且这个理论推之于各个领域一般都准,譬如据最新研究数据:二男追一女,该女往往会选择弱势男。然而,推之于钱庄,笔者发现不是这样,从清末到民国一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其间开开关关的钱庄无数,有一个阶段甚至是汉奸资产、土行老板大行其道,钱庄业严格的入门限制受到了极大的挑战,但是最终,这些钱庄均昙花一现,不成气候,据笔者初步统计,晚清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上海一地曾经有钱庄800家左右,而至1950年上海私营金融业联营集团成立前尚存的30家,则均为老字号的大钱庄。作为其中一员,镇海方家始终伴随着社会同呼吸共命运,坚持其“民商”身份,坚持其自身经营理念,安康在上海成立私营金融业联营集团之前1950年“二六”轰炸之后倒闭,其中细节现在已经成了一个迷。

  评论这张
 
阅读(531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