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散兵 的博客

帝言汝仙才,努力勿自轻

 
 
 

日志

 
 

《印人传·书张大风印章前》  

2009-11-09 14:50:18|  分类: 《印人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大风风,上元人,因称上元老人。予既载其行谊入《读画录》矣,复录其一二逸事于此。

大风学道学佛,三十年不茹荤血。客有烹松江鲈鱼者,因大噱曰:“此吾季鹰所思,安得不啖。”遂欣然一饱,从此肉食矣。

予被谗后,大风画一人持剑,以手摩挲,双目注视之,佩一葫芦,笔极奇古。题其上曰:“刀虽不利,亦复不钝,暗地摩挲,知有极恨!”予感其言,至今宝之。

大风作印章,秀逸如其人,予得其二,何省斋、周古村得之最多。省斋为醉仆跌损,古村所得皆在好冻上,破家后仅存其一二,今录于后。

予曾语黄济叔曰:“印章妙莫过于市石,冻则其最下者。仆蓄老坑冻最夥,亦复最善,患难以来,尽卖钱糊口,买者但欤得吾冻耳,岂知好手镌篆,便亦随之去耶!彼买冻者即得妙篆,势必摩去,易以己之姓名。故市石之形,百年如故;冻入一家,则矮一次,不数十年,尽侏儒矣。仆冻章无一存者,而妙篆反因市石巍然如鲁灵光。君苟爱惜妙篆,当永永戒镌冻,专力于市石。”

以今观之,予语岂信然哉!

评说:

今人知道张大风可能更多的是因为张大千的大风堂号,据说张大千曾见一画商出售一幅张大风画作,大千爱极却无力购买,后费尽心思半价买下,因号画室“大风堂”。

张大风的事迹在亮工先生的《读画录》中已经有所记载,张大风进入画人录同时进入《印人传》,和他相同的印人还有黄济叔、程穆倩、许有介等,可见书画篆印同根同源,兼擅者不在少数。

曾见过大风的数幅山水册页,古雅之极,见其画如见其人,清高曼妙,绝俗脱尘,所用印唯一“风”字,惜未见其印章全豹。

大风先生三十年不茹荤腥,因偶遇五百年前本家张季鹰的所爱松江四鳃鲈鱼而一朝破戒,想起沪上印人陈寅生先生,也是不茹荤腥,却唯独不忌口宁波芝麻汤圆(此圆中实多猪油)。两位先生于荤腥一物均有异癖,但无从解释缘由。寅生先生刻印对印材无从挑剔,不拘来者,所刻印章多有画意,想来大风先生也是这个路数吧。

周古村所得张大风刻的冻石因家贫而售出不存,亮工先生想起曾对黄济叔说过用普通印石刻印比较容易保存原来佳刻的论点。其实佳冻佳刻面对之人是不同的。对于爱印懂印之人,爱的是印篆,玩的是趣味,对于印材的要求是古朴有意趣。而对于不懂印的人而言,更多的只是把玩印石佳冻而已。

印人最痛苦之事莫过于自己费尽心力所制印章被得印者随手磨去,弃如敝帚。因此只为识者而动刀,这实在是印人的第一原则,大风先生就是如此,虽一贫如洗亦自爱其羽不轻易为人奏刀。当代篆刻家如寅生先生者,为了推广篆刻艺术,对索刻者基本是来者不拒,一印出手,不思其将来命运如何,这差不多是时风所变的无奈之举,但更是一种达观的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