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散兵 的博客

帝言汝仙才,努力勿自轻

 
 
 

日志

 
 

沪上印人陈寅生  

2009-11-06 16:51:02|  分类: 印人印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沪上印人陈寅生先生,知者甚少。钱钟书先生曾说过做学问:“是荒村野店,二三素心人的事”,推之于印坛,我觉得寅生先生就是这样的印坛“素心人”。

寅生先生篆刻师从徐琢先生,绘画先后师从黄幻吾先生和陆俨少先生,印画之间以研习篆印为主,但不舍画笔,故铁笔亦多画意。

寅生先生早岁治印,谨守师法,以秦汉玺印为宗,所作醇雅质朴。近年变法,喜以金文入印,不以竟陵为非。金文之错落有致契合了寅生先生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印艺。近来铁笔挥洒,不事雕琢,所作厚重大气,格调高古,技近乎道,而识者益稀。

天下印人虽多不识寅生先生,而先生其实早在上世纪70年代已经知名于沪上印坛。其曾参与了上海书画社所编《新印谱》之创作。上海书画社根据当时政治需要,要求创作者一反以篆字入印的传统,用广大劳动人民看得懂的楷书和隶书入印,同时也抛弃了“词不雅不刻”之篆刻戒律,奉行“笔墨当随时代”,“艺术为人民”之现实需要,以“革命样板戏唱词”作为入印文字。1972年至1975年,《新印谱》共出版了三集,印数巨大,可能是文革当中印数最大的印谱了。后来陈寅生先生又参与了两部活页篆刻集的创作。这几套印谱的创作组成员均为一时俊彦,如韩天衡先生、刘一闻先生等,而今俱为印林巨擘。而寅生先生竟因忙于生计,渐渐淡出了书画社的活动。三十多年后,寅生先生对笔者说起当年渐渐疏离印坛艺事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然而这事也印证了徐琢老师对其的评价:寅生是名士风度。当时,沪东文化宫要出一本篆刻集,寅生先生执意以“印一牛”的笔名署名,“印”、“寅”谐音,“一牛”即“生”。徐老师劝弟子勿用此名,寅生先生却说:要不就别用我的印了。因此,才有徐琢老师的名士之评语。

虽然不参加书画社的活动,但三十多年来,寅生先生无一日与印或离,按寅生先生的说法就是:你可以不动刀,但要动笔,不能动笔的时候,可以动脑,而脑子里一定要想印。与印斯磨三十多年来,寅生先生在沪北一隅的“雾里花馆”雅室中,积累了数箱印作,尘封日久。

文人雅士治印,所选入印文字基本可以体现作者的学问和雅趣。下方“得鹿”,大篆入印,布局有象形之趣,冲刀爽利,线条醇美。问先生“得鹿”之意,盖出自《列子》蕉鹿梦,含:得亦何喜,失亦何忧,糊涂难得之意。而“安处梦”则缘于先生的一则梦,梦中先生和徐琢老师同去拜访来楚生先生,来先生当时正处于“息交以绝游”的变法状态之中,对来访者,倾吐了艺事艰辛之叹,“安处”是来先生的斋名之一,而这梦也实有其事,是寅生先生三十年前的一段往事,徐先生和来先生均已作古,而今往事入梦,其人其语竟清晰如昨,怎不令人唏嘘!

寅生先生自号“长斋”,常年茹素,唯不忌宁波猪油汤圆,这也是奇事一桩。想当年张大风也是常年茹素,忽一日于席间遇到本家江东步兵张季鹰欢喜的松江四鳃鲈鱼,就此开荤。张大风先生印画双绝,虽一贫如洗亦自爱其羽,不轻易为人奏刀。寅生先生毕生钻研篆刻艺术,几十年默默耕石,也只为志趣相投者奏刀,而志趣相投者又是何其之少啊!先生不竟感叹:印人寂寞!也许唯有耐得住寂寞的“素心人”如寅生先生者,才能感悟艺术的妙谛吧!沪上印人陈寅生 - 散兵 - 散兵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