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散兵 的博客

帝言汝仙才,努力勿自轻

 
 
 

日志

 
 

《印人传·书钿阁女子图章前》  

2009-11-06 16:41:42|  分类: 《印人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钿阁韩约素,梁千秋之侍女姬,慧心女子也。幼归千秋,即能识字,能擘阮度曲,兼知琴。尝见千秋作图章,初为治石,辄莹如玉,次学篆,已遂能镌,颇得梁氏传。然自怜弱腕,不恒为人作,一章非历岁月不能得。性惟喜镌佳冻,以石之小逊于冻者往,辄曰:欲侬凿山骨耶?生幸不顽,奈何作次恶谑?又不喜作巨章,以巨者往,又曰:百八珠尚嫌压腕,儿家讵胜此耶?无已,有家公在。然得钿阁小小章,觉它巨锓,徒障人双眸耳!余倩大年得其三数章,粉影脂香犹缭绕小篆间,颇珍秘之。何次德得其一章,杜茶村曾应千秋命为钿阁题小照,钿阁喜以一章报之。今并入谱,然終不满十也。优钵罗花,偶一示现足矣!夫何憾?与钿阁同时者,王修微、杨宛叔、柳如是,皆以诗称,然实倚所归名流巨公以取声阁。钿阁弱女子耳,仅工图章,所归又老寒士,无足为重,而得钿阁小小图章者,至今尚宝如散金碎璧,则钿阁亦竟以此传矣!嗟夫!一技之微,亦足传人,如此哉! 予旧藏晶、玉、犀、冻诸章,恒满数十函,时时翻动,惟亡姬某能一一归原,所命他人,竟日参差矣,后尽归之他氏。在长安作忆图章诗:“得款频相就,低崇愜所宜。微名空覆斗,小篆忆盘螭。冻老甜留雪,冰奇腻筑脂。红儿参错好,慧意足人思。”见钿阁诸章,痛亡姬如初殁也。

 

解读:

古代女子刻印章并能传诸后世的可谓极少,韩约素应该是第一人。韩约素字钿阁,她在中国篆刻史上留下了名字、印作和谑趣的佳话。这抹绚丽的彩虹因为亮工先生所撰写的《印人传》而得以流传。

周亮工先生在他的笔记《书影》中有一节写到他反对儿媳写诗,认为女子写诗,迹近僧道,流传在外,可能落入纨绔之手。而在《印人传》中,他果然把钿阁女子的佳传放在卷一尾篇,列在和沙门慧寿之后。亮工先生虽然读书甚多,但在如何看待才艺女子的问题上终究郁于时见。有意思的是老先生为了得到钿阁女子的印章,真是煞费苦心。由于他和梁千秋交恶,他竟请自己的好朋友梁大年也即是梁千秋的弟弟出马,也不知道大年先生是怎么和韩约素说的竟然成功了,要知道大年和千秋也是不和的,千秋甚富,大年赤贫,这在《印人传》中都有详述,亮工先生得到了钿阁女子的三数方印,“粉影脂香犹缭绕小篆间,颇珍秘之。” 甚至把这几方印章比作“优钵罗花”,“偶一示现足矣!”在亮工先生之后的飞鸿堂主潘启叔,写下了《续印人传》,巧的是也写了一个会刻印的女子,那是他的侍妾金素娟,同样也是放在篇末附近的位置。这种传承延续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其实周亮工在写钿阁女子的时候,同时也怀念着他的亡姬某,只有她能把他的几盒印章收容有序。我想他的亡姬极有可能也是一个诗书画印琴俱能的才女,周亮工先生按照他一贯的自以为是的正统思维,藏在金屋,束之高阁。突然想到陆小曼,在徐志摩乘飞机失事之后,人们痛惜之余,往往将徐志摩的死因归之于为了满足陆小曼的奢侈生活,我想不管怎么样,陆小曼是徐志摩的红颜知己那是确定无疑的,陆小曼对徐志摩的爱情也是无庸置疑的,不然,她是没有本事整理出版徐志摩文集的,这就象周亮工先生的亡妃能将亮工先生的印章完全归位是一个道理。

这篇写钿阁女子韩约素的小传堪称是砾园先生印人传中的名篇,其人其印,风流婉约,真是令人艳羡。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